谶语

被看到会害羞的

乱写

顾虚烟这花心萝卜,勾搭完这个又去撩那个,整天到处祸害良家女子,又总是在最后一步前停下,美其名曰“君子不做那等好色之徒”,光明正大撩完就跑。

孟寒山头一次对付这狐狸时头大如斗,日久天长,他已能面无表情屏蔽那人的花言巧语,礼貌疏离地和女士道歉,然后把这皮得各界皆知的丢人玩意儿带离现场。